话嘮。
28
恭喜关窗呀!!!!!!!
大家都写的好好哦哦哦哦好厉害【奔
明年我好像就是参这个系列的兴欣本来着的hhh
祝大麦!!!!!!!

璩绎

刚刚的不算,重来!

【轮回中心向本】Samsara一宣
【轮回,从被人叹息,到最后站在舞台之上。
轮回,我们终究属于这个赛场,不再是一人战队。
轮回,我们是一个战队,我们是一个整体。】
这个本子出的多灾多难。本来打算赶场魔都o,但是多灾多难的写手画手们进医院的有被关禁闭的也有,各种艰难以后一宣总算拿下来了。
轮回中心向,7个小故事各有不同。正经不正经的各种乱七八糟的都有。
第一次出本只是想做一个本子作为纪念,所以召集了一批人在一起玩儿。

主催:璩绎 副催:祁九歌
写手:璩绎、核桃、肉包、时迁、曜则、非瑜、侑青鸟。
画手:京癸、敖渊、零文、鲁达。
封面:京癸。 后期:非容,苏饼。
面瘫联盟出品。
————————
要本请留言,也算是印调了。请帮忙手动扩散谢谢。

 

发不了图我也是醉了。直接发文。

——————————

堂前嚣 [全员]

——作者璩绎

 

“他一柱香之内会到达此处,务必截住此人。他的情报对我们十分重要。”江波涛指着地图上的险关开口道。

“孙翔,带三百精兵从东路袭出,沿途设下信息,等候大部队到达。”朱笔下定,孙翔领命去了。

“方明华去疏散居民,开放城门。”周泽楷突然出声,指点南门。

“瓮中捉鳖?”江波涛看了周泽楷一眼,了然。

————————

“待此战完结,我就还乡。”江波涛坐在城墙上,把玩手中玉佩。“金陵会有新的驻军前来,我想归乡开个酒楼。”

“轮回军呢,如何?”身旁周泽楷望着青天,不知是作何想。

“大丈夫杀敌四方,自然不愿抽身离了军队。”孙翔确是不赞同,坐在江波涛另一边朝他投去白眼。

“待得此战了结,我想去江浙那边儿,兴欣军的唐将军,当真是……”

话未完,杜明便被身边的方明华一把捂住嘴。“别听这臭小子废话罢。他看上那姑娘了。”

方明华笑着挪揄他,城墙上并排着的几个男人乐开了花。

杜明闹了个大脸红,支支吾吾念叨着对方如何美若天仙,自己是如何春心萌动,又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方大哥呢,有何打算?”江波涛开口问。

“我吗?跟着泽楷罢了。”方明华摩挲着腰间玉佩,似是在回忆往昔。“吴启呢,有何想法?”

孙翔身边的男子将手中石子用力向外投去,接过话头道。“便是跟小周一起罢,我也没什么好想法。泊远呢,哎,你小子回神啊!”

吴启拍了身边人一巴掌,示意对方回神。

“啊?到我说了?”吕泊远望向身边一堆好友,摸摸鼻头道。“我觉得,咱们一块儿出得金陵,跟着泽楷征战四方,哪有这么多闲工夫想其他?”他顿了顿,“当然,方大哥成家了不算。”

众人哄笑,七嘴八舌把方明华别过了。

“波涛你要走,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有施展才华的地方,在我们这儿倒是委屈你了。”

一时沉默,众人心中都有了计较。

沉默许久,倒是周泽楷先开了口。“去罢,等你归来。”

————————

“前方何人,报上名来。”牙将拦住来人,仔细盘问着。

来人解下腰间玉佩,交予牙将。“在下金陵江家长子,江波涛,求见周将军,有要事相商。”

————————

“我江家长子,不考取功名,偏去那劳什子轮回军。你如何对得起我江家列祖列宗?”

“父亲。”江波涛跪在堂下,挺直腰板郎声道。“孩儿意已决。今日从军投靠金陵周氏之子,当是男子作为。好男儿志在四方,投军乃是为了家国,请父亲恩准!”

“周泽楷,可是金陵太守之子?”江父念着名字,得人肯定后沉思片刻,扬手让他起身。“你走罢,创出名头再来见我。”

————————

“你们想做什么?”年少的周泽楷走在最前,手里举着两串糖葫芦,转身问后面的一串尾巴。

“建功立业!”此乃孙翔。

“跟着小周走罢。”方明华说道,吴启吕泊远也应和着。

“我要娶媳妇儿……”随即被呼了两巴掌的杜明。

“我想开个酒楼,让你们都有饭吃。”江波涛走在最后,与方明华一道拎着众人刚买的物什。

“嗯……有饭吃了。”周泽楷咬碎糖葫芦,笑得甚是开心。

————————

“泽楷你又在哪儿捡了这么多孩子回来?”方明华放下茶盏,给他拍尽身上灰。

“唔……城南,孤儿。”周泽楷思索片刻,指着身后几人。

方明华看着一堆灰团子里衣着光鲜的江波涛良久,重重叹了口气。

“那么这位呢,你确定这也是孤儿?”

周泽楷眼睛发亮,声音提高了几分。“施粥的!”

江波涛对着方明华微笑。

————————

八年后。

“江老板,特色菜全都来一份,再加三坛梨花白,楼上天字三号!”

江波涛应了一声,唤了小二将吃食送上楼。

对方不知是何来头,要他亲自送上,江波涛未免有些差异。

压住心头好奇,推开房门。望着屋内一堆老友,他不禁笑出声。

“可是都卸甲归田了?”

众人笑道,将他拉入席间坐定。

“来找你管咱们的饭了。”

 

——————————————

世界之末,未来之初 [全员]

——作者核桃

 

GLORY的字样伴随庆祝的彩蛋一起闪耀在了瑞士日内瓦荣耀比赛现场的上空!

 “中国队赢了!!!”

“我们是冠军!!!”

“队长威武”

“孙翔干得好!”

轮回俱乐部和全国无数的俱乐部,网吧,还有有着直播大屏幕的广场一样,陷入了久久不能平息的庆祝中。一向稳重的江波涛几乎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吼着“中国队万岁”,杜明看着屏幕上出现的“GLORY”呆滞了几秒,看到屏幕中欢呼流泪的中国观众才终于意识到中国队是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冠军,吴启、吕泊远、方明华相互击掌庆贺拥抱,公会的众人几乎抑制不住地落泪,荣耀,这个他们为之付出了整个青春的事业,此刻,在世界的巅峰为所有中国的玩家加冕!

不久之后,职业选手们,业余玩家们纷纷登录自己的账号,荣耀大陆一片欢腾。战队公会的壁垒已经被打破,霸气雄途游峰电、兴欣晓枪其乐融融的交流着,蓝溪阁春易老和中草堂天南星分享着赛后感想,百花谷花开堪折,轮回三界六道,烟雨楼烟雨锁楼商量着有时间一起下个本,义斩斩楼兰、贺武武尽知、越云越子倾、昭华白溪流景守着自家公会众激动地庆贺着。荣耀大陆一派和谐,海内外…啊不…公会和平统一即将实现。

轮回公会的众人看着自己好友列表:

“您的好友无浪已上线”

“您的好友吴霜钩月已上线”

“您的好友笑歌自若已上线”

“您的好友云山乱已上线”

“您的好友残忍静默已上线”

嘟嘟的提示声不断响起,情感丰富的玩家们在屏幕前止不住地流泪,素来淡定的玩家也难掩激动之情,右手几乎握不住鼠标。

最后,

“您的好友一叶之秋已上线”

“您的好友一枪穿云已上线”

伴随着最后两声提示,轮回公会内部陷入了狂乱的庆祝,公会频道瞬间被刷爆。

“中国队赢了!!!!”

“一叶之秋掌胜负!”

“一枪穿云定乾坤!”

“孙翔我爱你!”

“周泽楷我爱你!”

几万条祝贺与爱意的消息刷过屏幕,大家根本看不到自己发出了什么就被下面几百条消息刷过去了。

突然,一行短短的字静静的出现了。

一枪穿云:“嗯,赢了”

频道静止了三秒,然后,顿时炸开了锅。

“枪王等等,我是沙发!”

“楼上的让开,我要和周队挨在一起”

“嗷嗷嗷,有生之年,终于等到周泽楷对我说话了!”

“去去去,周队是悄悄和我说的!”

三界六道略是无奈地看着大家刷着消息斗嘴,笑笑也发出一句:“周队,孙翔,你们太棒了!”

而之后,

无浪:“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吴霜钩月:“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笑歌自若:“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云山乱:“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残忍静默:“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五条消息齐齐发出,公会里的众人看到之后掀起了又一轮刷屏热潮“英雄们,等你们回家!”

循环在公会频道里。

一叶之秋:“我们马上回去。爱你们。”

公会众人狂飙手速:

“看看看,孙翔说爱我。”

“明明翔翔和我才是真爱。楼上的自重啊~”

“爱你爱你”

“等你们回来”

三界六道看着屏幕里的乱斗,不禁想着今天就让它这样乱着好了。

三界六道没想到,几秒钟之后,轮回公会频道才是瘫痪了,因为:

一枪穿云:“爱你们。”

 

轮回公会频道,卒。

 

——————————

《The Justice》 [翔叶翔]

——作者肉包

 

「就跟你說過不是我了,你到底想怎麼樣!」孫翔在審問室裡大聲咆哮,若不是雙手被綁在身後和有人壓著他,他早起來和對方拼命了。

    「到現場的時候,就你一個人手上拿刀站在死人堆裡,要人怎麼相信你?」葉修好整以暇地靠著椅背,手上拿著支煙。對面劇烈的反應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好像不過是一隻狗在吠罷了。

    「靠,有人要殺我我不反擊難道等死嗎!我不拿武器難道要空手接他們的刀?!」走路走一半,巷子突然看到一堆人不知道在幹嘛就算了,好奇靠近看一下,裡頭竟然他媽血肉模糊成一片啊!

    「裡面一群人看到我就衝上來,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搶了個人的刀就上了,哪管得了這麼多!」

    「唷,這麼剛好?旁邊就有個人讓你搶刀,還讓你搶得這麼容易?」

    「那個……那個人已經死了啊!」想起那個畫面還是有點楞,前幾秒那人還活著的,突然被殺了後自己竟然一點猶豫也沒地搶了對方的刀自我防衛,連一點為他人的死亡感覺到的震驚遺憾也沒有……

    甚至還有點慶幸,如果不是他死了自己根本沒有武器可以用。

    「嘖,這謊還真是說得失敗,這麼拙劣的謊言我看小學生都說得比你好。」看著對面有點恍神的人,他叼起了菸,「照你剛才的說法,你那時經過小巷,好奇往裡面稍微看了下,結果裡頭的人就開始攻擊你了?先不說他們攻擊你,怎麼會有人沒事在那種地方殺人,還一次殺一堆?」

    「我哪知道啊!」他覺得自己快抓狂了,怎麼明明他啥也沒幹,這人幹什麼這麼懷疑自己!

    「你還不打算承認啊?」葉修挑眉。

    「承認個屁!」

    「那只好讓資料說話了,」拿出一份資料,翻到了某個用標籤貼起來的頁數,「孫翔,男,20歲,曾在嘉世幫派待了一年之多,因為好身手而被冠上斗神的稱號,去年離開了嘉世,原因不明。」

    葉修抬頭看向他,語氣竟然還莫名地帶著笑意。。

    「看來地板上死的那些人都曾經是你兄弟呢,孫翔,你怎麼看?」

 

——————————

无声 [周翔]

——作者时迁

 

 “什么鬼天气。”孙翔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暗咒了一句。此刻的他本应该在宿舍里舒舒服服地趴着打手游,现在却位于距宿舍至少十分钟路程的校图书馆前,穿着短袖被凉风嗖嗖“爱抚”着,还没带伞。

这要冲回去肯定会淋得很爽。孙翔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原本就被放了鸽子的他心情更加不爽了。看了眼丝毫未减的雨势,孙翔心下一横,怀着英勇无畏的男子汉气概和势必要找那家伙算账的觉悟,咬咬牙抬脚正准备往外冲——

  “一起吗?”温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惊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出去。

“谁啊?!”孙翔自然是没好气地喊了出来,转过身却愣在原地。眼前这个拿着一把高尔夫伞的男生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一个字——帅。只看着就特别赏心悦目那种。不过,孙翔不是颜控,对长相也没多大兴趣,更多的,是这人看上去有点眼熟。

“你谁啊?”孙翔又问了一遍。

 对方眼里露出惊讶,面部表情却依然柔和:“周泽楷。”顿了片刻又补上一句,“12班。”

……12班?不就是自己班吗?同班同学啊我靠!孙翔一巴掌拍上额头,看着周泽楷顿时语塞。不过话说回来,他在班上本来也只认识几个人嘛。有了合理的解释,孙翔反倒不觉得尴尬了:“同班同学啊?眼熟。行我记住你了。”对了,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视线从周泽楷的脸上慢慢下移,落到了伞上。

周泽楷点点头,对孙翔的语气并没有显得不适,一丝难言的晦色转瞬即逝。他注意到了孙翔的目光,抬手示意:“一起走吗?”

“行啊。”今儿运气不错嘛,孙翔这么想着爽快地答应了。

 

 大雨依旧滂沱,积水的路面每走一步就会溅起小小的水花;细密的雨滴落下形成微小的波纹,仿佛蔷薇开满了一地。伞下两人并肩走着,相伴无言。如果有哪位女同学看到或许该尖叫了,两个颜极好的小基佬靠在一起雨中漫步,那画面怎么看怎么美。

只是,当事人孙翔的感受跟“美”可八竿子都搭不上。废话,两个平均身高一米八四的大男人挤在一把雨伞下滋味当然不好受。他想往外面挪挪,周泽楷担心他淋到雨又靠了过来,最后仍然保持着零距离。除此之外,周泽楷还是个闷葫芦,孙翔想说点什么又找不到话题,心思干脆开始神游天外。

忽然,周泽楷开口,吐出的气息惊扰了原本静默的空气。

——————————

糖敕 [昊翔]

——作者曜则

 

“没错,美得不能直视。”

被仔细询问时孙翔正经八百点着头,扯扯身上皱乱撞色衬衫,从一看就软得可怕的大沙发里挺直起来,对面唐昊为失去这份赏心悦目而微不可查的皱了眉。他抬手取过放在一旁小桌上的《理想国度》,翻开封面动作粗暴,连带扯得纸页哗哗作响,吐槽对面这人用词匮乏的心情都没了。

“真那么好,怎么不见旅游杂志上多写点?”声音听着比平时更低了些,尾音却带着怀疑的上挑,唐昊翻着目录页扫两眼,很快就发现了那个把搭档仅剩浪漫情怀戳得半丝不剩的小标题。

“我不是下海,而是实现梦想。”他嗤笑着念了出来,“孙翔你初中女孩啊?”

“我呸你才中二女,自己翻开看看啊,保证你喜欢。”

 

于是唐昊像是让孙翔那身乱搭帅糊了心窍,低骂一句随意弹着书脊撩到中间,又按着那标题的页码一点点翻回去,还没到地方先给一张跨页照片闪到了。红漆房顶上看去满层天蓝,大片他看不明白的白色质感带着光抢镜翻卷。也许是布?他猜了猜也不多做停留,但为着这份不明,至少有点兴趣再看下去了。

再向前一页就是他要的东西,旁边还有一张图,是个带着拳套有些肌肉的安定黑人。大洋彼岸那阵子整天拿着针筒见惯了人体,仍对这种暗藏爆发力的类型留着些喜爱,唐昊挑挑眉抬头细看又把自己塞进沙发的孙翔,估摸这人要坐直开骂的前一秒收回目光。

“成,我好好看看,孙大爷挑上的都是什么好东西。”

 

事实证明,孙翔能做唐昊的搭档…目前可能升级为恋人,他们性格看上去再怎么不配,至少审美眼光上还是勉强一致。唐昊迅速看完那两页没多少字的游记,拿过孙翔正盯着的手机。谷歌搜索正开着古巴特立尼达,略过开头国家省份经纬度,直接朝着旅游的分栏戳下去,看没两行就扣下手机把晚了半天的吐槽扯出来。

“孙翔你什么时候又爱上可爱风了啊。”

 

“谁跟你说的可爱。纯净不懂?那手机还来。”

看着对面伸出的手,唐昊毫不掩饰笑出声来,黑面白格底的奇怪配色机器被重重拍回人掌心。落地窗外透进来的光在手机壳上弹起一星亮色,有点刺眼,偏着头始终避不过那份折光,他干脆抬头扫眼孙翔同样发亮的眼睛。

“我就看着那炼糖的多。想去就去,什么时候走?”

——————————

白鸽 [肖翔]

——作者非瑜

 

肖时钦还记得

第一次见到孙翔是在街心公园。

那时他正穿着一身魔术师常穿的衣服,手中拿着礼帽,戴着单片眼镜,周围围着一圈孩子。

公园中的白鸽纷飞而起,在地面投出深色的阴影。

踩着滑板的少年急停在他面前,倨傲地抬起下巴,一双眼睛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嘿,魔术师,你能给我一瓶水吗?我很渴。”

肖时钦将礼帽中的糖果分给周围的孩子后抬眼看着眼前的少年无奈地笑了笑:“实在是抱歉呢,我没有办法给你变出一瓶水,不过……”他伸出手翻手慢慢摊开手掌,三颗玻璃纸包裹着的糖果在阳光下散出微光,“我请你吃糖怎么样?”

 

孙翔事后才想起来自己当时的行为简直是砸场子。大概也只有肖时钦那样的好脾气才会给他糖——虽然孙翔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吃糖的年纪了。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从肖时钦手中接过那三颗糖果。

他有些困惑地剥开糖纸扔了一颗糖到嘴里,带着酸味的果糖甜味在唇齿间弥漫,那是一颗橙子味的果糖。

这让孙翔想起了魔术师的那双眼睛,浅棕色的,在温暖的阳光下析出浅淡的橙色。

之后孙翔向那群孩子询问那个魔术师的事,一个叫作戴妍琦的小姑娘告诉他,魔术师叫作肖时钦,每个礼拜日上午会来给街心公园的孩子表演魔术。

 

孙翔再一次站在肖时钦面前时,肖时钦在他面前放飞一只雪白的鸽子。

魔术师朝他微微笑了笑,轻轻拉了一下斗篷,只是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手中便出现一瓶汽水。“你好。”他友好地说着,将汽水递给孙翔,“我叫肖时钦。”

孙翔接过汽水,抬手抓了抓头发:“我是孙翔,其实我今天来是想找你给我变几颗糖。”

肖时钦愣了愣,下意识抬手想推平时总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却忘了自己现在是戴的单片镜:“糖……?”

“对对对就是你上次给我的糖,我要橙子味的!”孙翔肯定地说,“对肖时钦来说都是小事情对吧!”说完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肖时钦小事情哈哈哈!”

肖时钦的动作微微顿了顿,抬眼看孙翔时仍是那样温和的微笑,带着初见时的无奈。他将糖递给孙翔,说:“很喜欢吃糖?”

孙翔接过去直接剥开扔进嘴里:“咦,是草莓味?不过也很不错。”他看向肖时钦,含含糊糊地说,“啊?不是啊,我喜欢吃你给我的糖。”

 

——————————

因为有你 [肖翔]

——作者侑青鸟

 

序:因为有你,真好

 

1.

第一次有人看懂自己,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最后开始欣然接受。

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招式,每一句话,都被那人所明白,所懂得。

不用再一个人冲在前面,可以试着依靠背后的队友,因为有他,他不必再担心因为自己不顾一切的冲在前面,而和队友们断节。

因为有他,大家真得变成了一个团体,而不再是一人战队,他会带着队友在自己最需要的地方,给自己最好的帮助。

不再是孤单一个人,因为有你,真好。

 

2.

从默默无闻的选手,到有幸加入到这个战队,是命运给他的一个机会。

第一次如此用心的去关注一个人,关注那个人的一举一动。

从一开始由前辈提议,为了让大家和那人融成一体,慢慢的,在一起久了,心情也发生了变化,像是做实验产生的化学作用一般。

不禁想要更了解他,更接近他。

因为是他,自己才一直努力着,努力去了解,去明白,去观察。

从毫不起眼,到如今的两冠之队。因为有你,真好。

 

3.

挑战赛失败以后,他和他坐在休息室里一句话也不说。

最后戴眼镜的男子打破了沉默,“孙翔……”还没说什么就被打断了。

他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我才没有哭。”

男子无奈的笑了笑,“孙翔,要不要和我回雷霆。”

他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

挑战赛失败,嘉世必然面临困境,加上陶轩已经宣布嘉世解散……

就这样了吗……

明明才在一起一年……

“我打算去轮回。”他微微瞌上眼睛。经过挑战赛,他已经明白自己缺少了什么,他会证明自己不再是过去那个孙翔。

男子推了推眼镜,站起来身“是吗,以后我们就是对手了。”

说完,便准备离开房间。

“小事情!”

“嗯?”

“以后还可以再联系吗?”

“嗯。”

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他松了口气。

这一年的努力,一直都记得。

如果可以的话,请看着我成长。因为有你,真好。

评论
热度(28)
  1. 伏玄(′▽`〃)换个名字换个心情 转载了此图片
    恭喜关窗呀!!!!!!! 大家都写的好好哦哦哦哦好厉害【奔 明年我好像就是参这个系列的兴欣本来着
© 伏玄(′▽`〃) | Powered by LOFTER